舍弃Facebook高薪,转行村医“领头人”,他帮3800万乡亲改善看病难

专业 标签: 转载:创业邦
2018-03-28 14:02:31渔歌小助手 渔歌医疗

渔歌医疗创始人陈卫党

这张图的场景,很多人都经历过


作者 | 钟小玉007

编辑 | yingming


陈卫党从村医家调研出来已是傍晚,天半黑,对方叫住他,去到地里拔大白菜、大萝卜往他车里送。 他明白村医这是感激,从讲清了自己创业想要做的事,对方就追问他什么时候能开始。


决定回国创业时,陈卫党希望在医疗市场“看病难,看病贵”的痛点中,找到一个合适的切入点。 他曾经在国内知名医院做了多年医生,出国深造,又先后在facebook、PayPal工作,深知创新一定是先发现问题,再解决问题。

渔歌医疗创始人陈卫党


目前市场上的互联网医疗领域创业,如 春雨医生、好大夫等为代表的”轻问诊“模式,虽然能够医患互动,但医生难以直接下诊断;微医从挂号延伸到线下互联网医院,医生资源和复制速度都是挑战;金蝶国际、阿里的“未来医院”侧重的更多是医院内候诊和支付流程的优化。


面对“看病难、看病贵”的现状,根本原因在于病人、医生、医院没有一个统一的判断标准,于是出现了严重的需求倒置现象。 老百姓基本都往金字塔顶的大医院扎堆,更广大的基层乡医却无人问津。


要改善这种情况,在陈卫党看来“分级诊疗”是根本的办法。尽管国家也在2015年倡导“基层首诊、双向转诊、急慢分治、上下联动”,但具体如何实现却没有成熟的模式。

”渔歌“的分级诊疗模式

如今陈卫党创立的渔歌医疗颇有成效,数字亮眼。截至2018年3月27日,平台进入辽宁、山东、河南、四川各省,上线基层医疗机构 13000 多家,一级医疗机构 900 多家,二级及以上的医院近 200 家,覆盖近3800万人,累计分级诊疗数量超过 163000 例、医生数量已超过 35000 名。


找到关键切入口


与大多创业者不同,陈卫党并没有选择从一线城市三甲医院等大医院入手,而是下到了我国广大的农村。


此前陈卫党也调研了大城市,早上四点就去北京的多家医院做调研,发现大医院不缺医生、不缺病人、更不缺IT系统,他们并没有直接动力来改变现有的医疗系统,于是又去基层做调研,才有了开头那一幕。


村民的状态很难。小病靠忍,如果是得了大病,只说一个“治”,可能半个村子的人都要成为债主,42%贫困户是因病致贫; 村医的状况也不好,诊所门可罗雀,没有病人,可能村民要领个免费药、打个疫苗之类的会来,大部分病人都被大医院吸走了。


真正的大规模痛点其实在农村,关键的切入点也在数量最庞大的基层。陈卫党放弃了北上广,直接带领团队下乡,先从村医入手。

打破旧格局

.

如果把陈卫党做的整件事情形容为铺了一条“分级诊疗”的高速公路,那底层村医就是大路口。病人都先从这个路口进去,村医能够解决的就直接解决,解决不了的转诊到上一级。

这里有个需要解决的问题是:怎么引导老百姓选择这个路口。传统情况是,老百姓托关系或直接去找大医院,为什么要多乡医这一步?


陈卫党的方式是,先争取到大医院的专家号源留给基层医生,然后只要是通过这个路口转诊的,免大医院挂号费,并可以优先看病。对于老百姓来说,这是实惠,他们有这个动力。 国家也在2015年颁布38号文件,倡导经过分级诊疗的病人优先就诊。

与渔歌合作的铁岭县中心 医院设置的优先窗口


让大医院免除挂号费,却让陈卫党伤了不少脑筋。有医院并不配合。憋了一个月,一次偶然的机会,陈卫党找到了解题的钥匙,逻辑摆在那里:转诊的病人是通过医生转给医生,为什么要病人来买单?

他找到了四川省卫健委,除了一份纸质的合作协议,也带回了让四川省所有医院免除转诊挂号费的通知。目前,辽宁、山东、河南等与渔歌合作的都免除了挂号费。


对于上级医院医生,他们加入系统也有动力。下一级医生给他们转诊的病例质量越高,医生越能将精力用在刀刃上


如果转诊的某一类型疑难病的比例较高,渔歌会组织村医报名,上级医生会在病例一定数量后,去到村医那,现场集中给病人诊疗。一方面这是上级医生多点执业的一个途径,同时基层医生也通过现场学习,提升技能和声誉。

上级医生下基层义诊


除了基层机构向上转诊,上级医院也可以向下转诊或平行转诊。不少病人在上级医院就医后,本可以出院,但还是会想方设法希望能“留院多观察几天”,这就存在资源占用的问题。上级医生通过渔歌向下转诊,与基层医生共同完成随访。如果遇到棘手问题,后者可以一键将病人转诊回去。


“高速公路”修好后,还需要“摄像头”来规范行为 ,在陈卫党看来,监管系统必须得做。只有政府部门参与的监管,才能对病人和医生都形成约束。


卫健委和医院也有他们的需求。从渔歌的监管系统,卫健委可以看到转诊信息和医生的所有行为,系统会实时监测数据并做异常预警,以及定制个性化的报告。医院也能据此来做医生的绩效考核

渔歌办公室也放着8面监管显示屏


这样一来,病人看病容易了,基层医生病人多了,上级医生更有效率,且都在一定规则的监管中,形成良性循环。只有把利益链调节好,整个医疗系统才有通车的可能。


搭建基础设施


早在创业初期,陈卫党调研时,就发现相比于二三级医院较为完备的IT,大部分村医诊所的信息化几乎是一片空白。只有先用互联网的方式去帮他们铺路,数据才变得可流动,才能真正走分级诊疗。


“我们是技术公司。” 目前,“分级诊疗系统”是渔歌最成熟的系统之一,村医都可以使用到。也是从村医开始,系统就把病人的处方、电子病例和其他相关报告纳入其中,之后随着转诊的轨迹,就诊数据通过医院服务器的接口实时更新。这样数据一打通,未来的健康管理也都可以延伸出来。

基层医生mHIS系统主要功能界面


2015年,铁岭转诊成功第一例病人。为了这一天,陈卫党和团队挽起袖子干了将近两年。当天他让员工一大早就开车去村医诊所,将病人接到县里,把整个流程走通。

第一例转诊病人在上级医院


最开始的一万个病人,整整做了12个月。随着系统越来越完善,用的人越来越多,渔歌的复制速度开始加快,病人往哪走,陈卫党就往哪搭高速路。

过程中遇到的难题当然很多,陈卫党不时会接到团队的汇报电话,在哪个环节出现阻力要不要推动,可能公司会付出更多。他都是先一个字,“做”。剩下的就是解题方案的事情了。


把体系重新串起来


陈卫党围绕“分级诊疗”做了很多垂直延伸。只要是能够让这条“高速路”更通畅的,他都认为值得做。


上级医生接收的转诊病人增多了,怎么帮助他们提升效率?渔歌搭建了AI诊疗平台,能够自动输出设备影像报告,帮助医生作比对,与此同时不断通过机器学习变得更准确,也促成医生更频繁地使用。


基层医生除了“首诊”,担负诸如公共卫生和慢病管理等“签约家庭医生”职能。渔歌用电子签约的方式代替了传统纸质,让卫健委可以追溯到基层医生的公共服务是否到位。


一次陈卫党去到四川地震的一个地方调研,看到被捐献的设备落了很厚的灰。不少这样的乡镇医院有设备,却没有医生,通过“远程影像诊断”,帮他们把设备利用起来了,上级医院出报告然后传回来;缺乏设备的基层机构,通过渔歌系统“预约”上级医院的闲置设备,实现设备共享。为了将第三方检测中心纳入进来,渔歌已经在和硬件公司谈,通过合作把转诊功能直接集成到设备上。

分级诊疗这个事花了我无限的精力,真的非常难,但也很有意思。”在陈卫党看来,没有解不开的难题,只是看要怎么解,什么代价去解,花多长时间去解。所有步骤共同作用,才能得出正确答案。

至于盈利,无论是给卫健委和医院提供精细化的saas监管系统,还是为医生提供影像报告比对的按次增值服务,都是渔歌盈利方式之一。

村医半夜和凌晨转诊数量不亚于白天


农村的市场是最大的,很多脏活、累活大公司不愿意干,渔歌愿意干。传统的医疗体制让创业者摸索之路漫长,陈卫党不在乎。他打趣地说,如果这事儿两年就能做成,可能就不干了。从facebook出来,舍掉的股票现在市值至少也几千万元,但没有后悔过。

渔歌 办公室挂着 8 块大的显示屏,每天上边的数据不断在滚动,像陈卫党为事业奔走的脚步。也像我国分级诊疗越发活络的脉搏。


作者:钟小玉007,努力做时代的记录者,希望同时具备智慧和善。 关注前沿科技、消费升级,微信号:zhongsy_520,申请好友请注明公司职位及来意。

查看原文:舍弃Facebook高薪,转行村医“领头人”,他帮3800万乡亲改善看病难


扫二维码